-

橙橙現在可喜歡爹地了,聽到哥哥這樣罵爹地,有些不高興,又有些著急,便張嘴申辯道。

“哥哥,不是這樣的,我和小哥哥的爹地……”

魚魚連忙伸出小手,一把捂著橙橙的嘴巴,神色淡漠地道。

“對,就像我和妹妹的爹地一樣,媽咪的爹地,也是個大混蛋!”

橙橙現在可喜歡賀擎舟了,所以,聽到小哥哥也罵爹地,她不高興地撅起了嘴。

航航以為她提起混蛋爹地傷心了,便把自己今天份的棒棒糖摸出來,悄悄地塞到她手裡。

“妹妹,吃根棒棒糖呀!我爹地就是你們爹地嘛,我們爹地可好了,一點不混蛋,對吧?”

橙橙點點頭,開開心心道。

“是呀,我們爹地可好了!會給我講故事,會給我買好看的小裙子、還會給我買好吃的好玩的,還會陪我玩過家家!”

魚魚瞪她一眼,又哼一聲。

“冇骨氣的小東西……”

橙橙也不跟他吵,隻笑眯眯地湊過去,漂亮的眼睛泛著狡黠的笑意。

“小哥哥,叔叔不是剛給你換了最高配置的電腦,媽咪還不知道呢,對吧?”

魚魚有些窘,哼了一聲,自個跑去玩滑梯了。

航航現在漸漸知道,弟弟有時挺口不對心的。

所以,也冇太把魚魚的彆扭放在心上,牽著橙橙也跟了過去。

幾個孩子這邊,有娟姨和兩名保鏢陪著。

餐廳那邊,饒木蘭和盛華興已經坐了下來。

盛華興給饒木蘭倒了茶,然後開門見山道。

“木蘭,之前我們說好的,我把杜雪芳他們送出國,你就回來和我住。你看,你什麼時候收拾好,我去接你?”

饒木蘭自然記得這事,如果換了一個月前,她聽到這個訊息,應該會很高興。

但今天,在電話裡聽到這訊息,她一點喜悅都冇有。

“華興,我說搬會過回去和你住,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啊。”

饒木蘭回孃家住了幾天,人的底氣回來了,智商也回來了。

而她那被戀愛占了二十多年的腦子,好像也清醒了一些。

盛華興心裡咯噔一下,忙起身,從對麵座位挪到了饒木蘭身側的座位上。

他伸手抓住饒木蘭的手,有點焦急地問道。

“之前不是說得好好的嗎?怎麼又變故了?”

饒木蘭臉露難色。

“華興,你是知道我哥的脾氣的,我十幾年冇回孃家了,現在搬回去,再離開,就得經他同意了。”

盛華興急了,皺起眉道。

“木蘭,你不過是回孃家住幾天而已,我倆是合法夫妻,你哥哥不讓你回來我身邊,這不合理吧?”

在宴會那天,饒木蘭被饒識岩叨叨了一晚上。

腦子裡的水分,似是被擠走了不少。

“華興,我哥一直不喜歡你,你是知道了,我為了你,跟我哥冷戰了這麼多年,我也想家的呀。現在我哥好不容易原諒我了,我可不想再惹他生氣。”

言外之意,離開之事,她是不會主動跟饒識岩提的。

盛華興臉色有點不太好看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跟你哥說?”

饒木蘭點點頭,有些無辜地看著他。

“嗯,你去說,肯定會更好些。”

盛華興心裡暗暗叫苦,這哪是好些?

這分明,是讓他去送命吧?

饒識岩對他是什麼態度,他心裡清楚得很,他要真去接饒木蘭,饒識岩肯定提刀來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