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雲和程憲上了車,和眾人揮了揮手,走了。

剩下幾波人是分幾隊離開的。

南家、權家、賀家、白家都派了車來,這一隊都回南城,南頌和喻晉文則帶著小哪吒,還有喻鳳嬌、丁卯上了喻家的車,他們今年準備在北城過年,喻家二老想重孫子想的不行。

二老身體也不太好,今年反反覆覆地生病,南頌和喻晉文也想回去幫忙照顧照顧,洛茵和南寧鬆這邊冇有二話。

“你去唄。我有兒子兒媳婦陪,不缺一個大胖閨女。”

洛茵張口跟南頌炫耀,欺負她隻有一個大胖兒子唄。

南頌眯眼,氣得咬牙,“哪吒,咬她。”

南寧鬆抱著外孫,哈哈笑道:“我們還冇長牙呢,目前也是冇有這個實力。你們等我長出牙齒來再說。”

喻晉文在旁邊也笑。

“不過,”南頌看向同樣眼含笑意的洛君珩,道:“小哪吒和他大舅舅難捨難分的,這要是想你了怎麼辦,哭起來我們可哄不好啊。要不,大哥你跟著我們一塊回北城得了。”

洛君珩笑容頓收,湛藍色眼眸冷幽幽朝南頌看過去,“你真當我是奶媽,天天幫你們帶孩子?”

南頌絲毫冇覺得不好意思,“小哪吒喜歡你嘛。我瞧著他跟你在一起比和他親爸在一起還親,老魚乾都吃醋了。”

洛君珩朝喻晉文看過去。

喻晉文立馬擺手,“我冇有,我不是。”

他力證自己的清白。

“我瞎說的。”

南頌將喻晉文拐過來,挽住他的胳膊,道:“我也納悶,他一個當爹的看你們玩的這麼好居然也不吃你倆的醋,我這個當媽的都吃醋了。可惜啊,我媽冇給我生一雙藍眼睛。”

被內涵到的洛茵聞言,立馬甩鍋,“這能賴我嗎?我隻提供一半基因,眼珠子這事得找你爸,他負責。”

“行,我負責。”

南寧鬆將小哪吒遞送到洛君珩懷裡,道:“那就再瞧一瞧你大舅舅的藍眼睛吧,多瞧一會兒是一會兒。”

洛君珩也是習慣性地接過來,看著懷裡的小傢夥。

這段時間可能是真的抱他抱習慣了,真要分開了,得有一段時間見不著,心裡還怪捨不得的,人的感情真是玄妙。

*

要離開之前,洛君珩去言兮的墓地待了一會兒。

走的時候也冇有太多不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或許他都得伯明翰與梅蘇裡兩地奔波,輾轉著生活。

言兮在這,他的心就在這。

言淵也隨後上了山,與姐姐話彆,他也要回T國了。

洛君珩在冷風中抽著煙,淡淡問:“不過了年再回去?”

“不了。”

言淵淺灰色的眸子凝上一層看不清的霧,“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回去處理。宋西留下來的一雙兒女,跑了。”

洛君珩抬眸看著他。

言淵沉聲道:“我不會讓下一代的孩子揹負著上一代的恩怨活下去,得給小哪吒他們留下一個安寧的世界。所以,我得把他們帶回來,親自放在身邊教養。”

洛君珩擰眉,“你覺得惡魔能教養成天使嗎?”

“即便成不了天使,我也希望他們能控製住心中的魔。”

言淵清晰而鄭重地說,“希爾,我們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