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想了好幾年的圖書館終於開業了。

占地都足有十幾畝。

各種各樣的書籍都有。

包括一些市麵上根本無法見到的古老書籍,都被秦九月進行了修複,讓下人重新印刷一本一模一樣的,把古老的書籍珍藏了起來。

開業的當天。

辦理會員卡的櫃檯,從兩個被擴到了五個,又被擴到了七個。

人滿為患。

一度造成了萬人空巷的局麵。

除此之外。

悅己,也在京城開了一家分店,每天的預約都滿滿的。

江家的日子。

可謂是蒸蒸日上。

哪怕有人眼紅,可偏偏做到的也隻能眼紅,除此之外,江家這些人的陣仗隨便拎出其中一個,那也是平常人無論如何都惹不起的。

——

轉眼間,到了夏天。

而沈雲嵐三人來到了一處深山廟堂,在這邊住了下來。

寺廟裡麵的方丈很是和藹,聽說沈雲嵐是來尋人的,而這邊方圓幾裡又冇有客棧,就主動的把人留了下來。

三人便住在了寺廟後麵的廂房裡,這裡是專門為遠道而來的香客準備的休息地點,而夏天,香客的數量其實很少,所以沈雲嵐他們三個人住在這邊倒是不礙事。

每天白天。

三個人兵分三路出去找人。

傍晚的時候在寺廟中集合。

這天。

沈雲嵐感覺自己身體有點不太舒服,似乎是生病了,一大早,喜鵲出去抓了藥,回來給沈雲嵐煎了藥,讓沈雲嵐服用之後,喜鵲和追風就出去了,沈雲嵐一個人躺在炕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覺。

夢中忽然夢到了睿王。

等到醒過來的時候。

麵前的場景讓沈雲嵐如夢如幻,倒是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真實發生的。

沈雲嵐出了一身汗。

不過身體倒是好多了。

她從床上坐起來。

一個人出去。

他們在這邊住下之後就一直老老實實的待在後院,還冇有去過前院。

不過聽喜鵲說,前院是供奉的佛祖。

沈雲嵐以前也跟著平西侯夫人拜過不少的廟宇,雖然不多相信,但現在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條線指引沈雲嵐往前院裡走。

沈雲嵐一步一步的去到了前麵。

寥寥無幾的有幾個香客。

沈雲嵐跟著香客們一起走進廟堂。

就看到了金光閃閃的佛祖,佇立在廟堂之上,雖然表情是溫和的,可就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神聖感。

沈雲嵐跪在了蒲團上。

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佛祖,如果你真的可以顯靈,就請看在信女誠心誠意的份上,保佑信女的丈夫,健健康康的活在人世間,等著信女去找,讓他平平安安,讓他無病無災......多謝佛祖。”

沈雲嵐像模像樣的磕了幾個頭。

不像是以前和母親去寺廟的時候,被母親逼著磕頭到敷衍一樣。

這一次。

沈雲嵐是發自內心的自己想做的,真心誠意的扣頭。

原來。

求佛祖保佑這件事情,是真的到了自己知道靠自己,可能永遠都做不到這件事情之後,給自己找的最後的後盾。

但凡求自己可以管用。

也不會千裡迢迢的跑來求佛祖。

那麼多的人都求佛祖。

佛祖一件一件的辦。

那也要等到很久很久之後,纔會到自己的吧?

但是沈雲嵐覺得沒關係。

時間沒關係。

隻要最後可以找到,哪怕是要蹉跎幾年,又有什麼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