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庇守印此時代天庇守,動不得傷不得,無奈,三位道祖隻能先迴天羅宮。

開國太祖姬邦看著離開的三位道祖,冷哼一聲,亦迴轉洛邑。

大周祖神真身帶著定國龍雀刀,以及鎮國乾坤璽、周天萬靈顯元鏡,大周開國皇後陸小曼,俱都隨之迴轉,隻餘下葉真的庇守印高懸在天空中。

放出道道光華,勾動著洪荒大陸地、火、風、火本源之力,鎮壓修複著方纔一戰在洪荒大陸上引動的災劫。

天羅宮內,三位道祖相對而坐,久久無言,不過三人都各掐法訣,周身一道道流光投入身前光影中。

三人麵前,日月道祖的陰陽蒲團正在緩緩旋轉著,上麵密佈的無數細小的裂紋,在旋轉中正在緩緩的恢複著。

雷獄道祖的雷獄山亦在這團光影中,隻是雷獄山上崩去的那一角獄峰的修複速度,比起日月道祖的陰陽蒲團,可就慢多了。

雷獄道祖在這一戰中的損失,可是一點也不比日月道祖小。

相比於這兩位,青黎道祖的證道之物青黎九節杖之上,隻是被天誅斧劈出一點斧痕而已,其自身已經修複的差不多了,此時投入光影中,已然完全恢複。

看著自個的雷獄山缺損一角隻是凝出了一點虛影,想要徹底恢複,恐怕需要個幾十年的功夫纔可以,雷獄道祖不由得長籲了一口悶氣。

“難不成,我們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陸離傳人坐大?

坐看他代天庇守,坐收人道神光與天道之賜?”雷獄道祖說道。

日月道祖不言,青黎道祖一副愁苦相,看得雷獄道祖不由得心頭火起。

“你們難道不明白,今日這一戰,看上去是我們勝了,但實際上,這陸離傳人葉真隻是剛剛突破,一旦給他時間成長下去,嘿嘿!”雷獄道祖冷笑出聲,其意不言自明。

思忖了許久的日月道祖此時終於開口,“非是不願,而是不能。”

日月道祖指了指虛空中高懸的庇守印,“這庇守印在葉真的刻意引動下,又恰逢良機,以致代天庇守。

這種情況下,無論任何人對庇守印有任何動作,都會遭到天道最強烈的報複,失去道祖位份都是輕的。”

日月道祖環視了一眼雷獄道祖與青黎道祖道,“除非我們當中,有人願意主動犧牲!”

身至道祖之位,三人雖然性子不同,但地位相同,各自又處於獨立狀態。

犧牲自己成就另外兩人,這種情況在三位道祖當中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雷獄道祖倒是瞅了一眼青黎道祖,若是他們三人有一個人需要犧牲,那麼青黎道祖倒是最合適的人選。

不過,這個念頭馬上就被雷獄道祖扔到腦後了。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真出現那樣的情況,隻能是他們三個之間先血拚一場。

青黎道祖彆看平日行事優柔寡斷,但真正做起大事來,卻是一點也不含糊。

能臻道祖之位的人,絕對不簡單。

就是雷獄道祖這一眼,也讓青黎道祖心生不滿的回瞪過來。

犧牲?

憑什麼?

日月道祖目睹這一幕,也是無奈,連忙補充道,“但這絕對不可能,更不現實,所以,我隻能從其它方麵來處置對付這個葉真,對付這陸離傳人。”

說到這裡,日月道祖忽地笑了起來,“想起來也真是,十萬年前,陸離讓我們頭痛萬分,十萬年之後,他的弟子又讓我們萬分頭痛。

這一點,我們還真比不上陸離。”

“成王敗寇!

陸離死了,我們活著就夠了!”雷獄道祖悶聲悶氣的說道。

“日月道兄所說的其它方麵,可否細說一二?”青黎道祖說道。

做為利益共同體,青黎道祖雖然少言,但卻從不缺席。

“在老夫看來,對付這陸離傳人,關鍵在於外力!”

“外力?”

“今次大戰,此子之所以能與我們力拚,僅以一線之隔敗北,戰後又能讓我們投鼠忌器,其根源就是有外力襄助。

襄助此子的外力有二。

一是諸天強者之助,二是天道。”日月道祖說道。

得日月道祖提醒,雷獄道祖的思路立時就拓展開來,“冇錯,若不是姬邦那廝與陸曼歌大力相助葉真,讓我們不得不分心對付他們。

要不然,我們全力之下,葉真這廝早跟他師尊陸離一樣,被我們灰飛煙滅了。

先斷了助他的外力,下次交手,可就不是現今這般模樣了。”雷獄道祖說道。

青黎道祖卻是一臉的愁苦,“葉真這兩個外力,卻是極其難斷。天道之助,就算是我們,也無法切斷,隻能謹慎為上。

就算是易斷的諸天強者助力,姬邦那夥人,有大周國運護持,有大周無數年積累的人道神光為憑,也不是我們想要滅殺就能滅殺的!”

青黎道祖擺出來的難處,雷獄道祖深以為然,點頭之餘,就看向了日月道祖。

看日月道祖的模樣,卻是胸有成竹之像。

“葉真的這諸天強者外力,主要以大周開國太祖姬邦為主,確實難以剪除。

就算是能剪除,我們也不方便動手。

不過,我們可以給他找對手找敵人,牽絆他們的精力,甚至是藉機削弱消滅他們。”日月道祖說道。

“魔族?”雷獄道祖疑道,“不過,如今的魔族高手,用來牽絆大周的頂尖力量都有些勉強吧?”

“大周開國太祖姬邦當年征伐諸天萬界,他如今的敵人,可不僅僅是魔族。”日月道祖說道。

聞言,雷獄道祖眉頭一皺,“最近活動緊密的以龍族為主的諸族聯盟?”

“嗯。”

日月道祖點了點頭,“不過,算上他們也不見得完全夠,還需要我們在背後運作一二。”

“另外,開國太祖姬邦我們暫時動不得,那個剛剛脫困冇多久的九尾天狐,難道動不得嗎?

此獠剛剛脫困,就敢擅自插手我等之事,當殺雞儆猴,以懾諸天!”日月道祖的聲音突地變得冰冷無比。

“善!”

“善!”

對日月道祖的這個提議,青黎道祖與雷獄道祖自然是雙手讚成。

道祖的威權不容侵犯,戰後,當殺雞儆猴,以懾諸天!

“那這天道外力,何以破法?”雷獄道祖再次問道。

這個纔是最關鍵的。

之前的這一戰中,他們已然看清楚,葉真對於天道、人道的理解極深,也極其擅於利用。

葉真無論是庇守印、還是鐵血劍天誅弓,從本質上講,都可以算是人道異寶,天然上就比他們更善於利用和引動天道。

大戰間,葉真每每可以借天道之力,讓他們投鼠忌器,戰後他們獲罪於天,而葉真卻又能藉機代天庇守,藉機提升實力。

以此看,若是不能斷了葉真的天道外力,來日再與葉真大戰,他們恐怕也很難競全功。

也因此,雷獄道祖纔有此追問。

聽雷獄道祖這麼問,日月道祖卻是神秘一笑,“其實這個問題,早就有了答案和方法。”

“早就有了?”雷獄道祖與青黎道祖同時疑惑。

“你們且思量,我們為什麼要立造化神庭?我們立造化神庭的初衷是什麼?”

“執掌天道!”日月道祖的話音剛落地,雷獄道祖就急道,“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