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小說網 >  至尊棄婿 >   第2175章 治傷

-第2175章治傷

“……”顧紹忠彷彿受到了十萬點的暴擊。

他竟然被自己的手下給嫌棄了。

這種感覺……唔,實在紮心!

蘇淵卻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他也有些擔心,郭子明會有所抗拒。

畢竟,想要治療郭子明,也需要郭子明的配合。

若是他心中抗拒,說不定根本就無法糾正。

他的腿本就被子彈擊穿,再加上這麼多年一直都冇有治療,甚至裡麵的子彈都冇有清除乾淨。

一條腿要是能有知覺纔怪了。

蘇淵心裡很奇怪,這樣的傷勢,按說應該早就開始治療了。

就算技術條件再差,也不可能還在腿裡麵留下殘留的彈片。

郭子明的情緒已經有些激動:“首長,現在就可以開始嗎?”

既然有了希望,郭子明也不希望放棄。

甚至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能夠恢複原樣。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受人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歧視。

可他也冇有彆的辦法,隻能夠放棄尊嚴放棄一切,拚命的努力工作,但凡是有一點點機會都會外出巡查。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總算是有了點訊息。

這對於他來說就已經是莫大的安慰了。

蘇淵看著周圍的環境搖了搖頭:“這裡可不適合治療,我們還是找個酒店,到時候我再幫你好好的調整吧!”

顧紹忠卻在旁邊催促道:“既然這樣,那還等什麼?咱們趕緊去找個酒店呀!”

顧紹忠似乎都有些激動過頭了。

不過他的這個提議都很快被人接受。

楊春並不知道他們幾個商量了什麼,隻是挽留之後,三個人冇有一個人願意留下。

“楊隊,我們先去找個住處安頓一下,你若是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打我電話!。”

蘇淵在楊春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靈魂印記,又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報給了他。

既然要合作,自然也需要彼此聯絡,電話號碼少不了。

幾個人商量妥當之後,蘇淵也冇有再繼續逗留。

三個人隨便的打輛車,快速的朝著青州市的一家豪華大酒店而去。

蘇淵本身就是以基金會的投資人而來。

作為掌控資本的一方,自然也能夠擁有不菲的待遇。

之前是他們刻意偽裝。

隻不過,當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有了一個眉目,卻又缺少答案的時候,他們就冇有必要去掩飾那麼清楚了。

郭子明的心情有些緊張,跟著兩人手腳都十分的顫抖。

郭子明從來冇有進過這樣的地方。

如今出現在這豪華的大酒店之中,實在是極其的不適應。

隻是為了治腿,他也必須接受。

郭子明小心翼翼地跟在兩人的身後。

很快三人便一起進入了一間總統套房。

原本不需要如此的張揚,隻是既然蘇淵已經到了青界,這樣的訊息也瞞不住,乾脆就直接散播出去。

之前青界就有人將手伸到了帝都,如今蘇淵到了青界,想必那些人也不會一直隱藏在暗處,按兵不動。

既然來了,那乾脆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做了。

若是有可能,蘇淵更希望連帶著青界的因果都能夠恢複過來。

郭子明跟著蘇淵兩人進入到了房間支出,他的心情格外的忐忑。

就連握著柺杖的手,都在微微的顫抖。

他從來冇有想過有任何恢複的可能。

可如今,看著兩人淡定的樣子,讓他心中都燃起了希望。

甚至他心裡已經開始期盼著自己的雙腿能夠完全恢複。

郭子明心中既期待又緊張。

進入到房間之後,所有人轉頭看了他一眼,而後淡然的吩咐道:“躺下!”

緊張的郭子明瞪大了眼睛:“啊?”

蘇淵有些無奈:“你不躺下我怎麼幫你恢複腿?”

郭子明尷尬的紅了臉,連忙,老老實實的躺了下去。

他的心情格外的緊張。

蘇淵卻拍手輕輕的按在了他眉心之處。

頓時淡淡的白光閃過一層光滑湧入到郭子明的眉心之內。

在郭子明的頭頂之上,彷彿都有一個淡淡的光圈,光圈之中有著兩個指針。

其中一個指針在快速的旋轉,往事一幕一幕,似乎被快速的翻轉而過。

不過片刻時間,指針就已經旋轉到了最開始的地方,而後停了下來。

蘇淵甚至都冇有開口說話。

這樣的傷勢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想將人恢複過來,自然也很容易。

做完這一切之後,蘇淵纔將郭子明喚醒。

郭子明有些驚訝,心裡卻是一片茫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經曆了什麼。

隻不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那條已經冇有了知覺的腿上。

他小心翼翼的朝著那隻腿發出了指令。

腳掌微微地勾起,一條腿也微微的抬離了床麵。

這樣的結果讓郭子明十分的震撼,幾乎是極其的不可思議。

不過片刻的時間,他的腿就有了知覺。

儘管現在一條腿還不是那麼的自如,可是,那種直覺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甚至,郭子明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一條腿裡麵的筋脈彷彿都酥酥麻麻,十分的溫暖。

“這……竟然真的好了?”

蘇淵搖了搖頭打斷了他的驚喜:“你的腿受損的時間太長,經脈有所堵塞。想要全部恢複,還要行幾次針。這幾天的時間你不要過度的用腿,不過還是要練習適應。”

郭子明的腿已經長時間冇有使用,如今剛剛恢複過來。一方麵需要注意用腿,另外一方麵也需要開始培養用腿的習慣。

這麼長時間郭子明早就已經習慣了,隻有一條腿完好,如今恢複正常他反倒不會那麼快的適應。

郭子明連連的答應,他臉上的欣喜依舊抑製不住。

如果不是因為蘇淵提醒他要小心用腿,他現在都已經直接起身,給蘇淵行個大禮了。

可即便如此,他的感激,依舊難以用言語表達。

“首長,您的大恩我無以為報,以後若是首長,有需要我郭子明的地方,我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蘇淵搖了搖頭,很是認真的解釋道:“你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這是你應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