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看著倒在地上的藍袍男子和還在叫囔的米分衣女子道,“我不想和人結怨,但若你們硬要和我過不去,我不會手下留情。”

“今日,你們必須向我的孩子道歉,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米分衣女子也被剛纔看起來軟弱無力,但如今卻氣勢逼人的秦香雲給嚇到了,她就是看不爽這個一出來就吸引了所有人視線的女人,她就是要讓她丟臉,她就是故意出來找她麻煩的,可是她怎麼也冇想到會踢到一塊鐵板。

“師兄……”米分衣女子還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身邊那位藍袍男子的身上,她可是蘭家大小姐,怎麼能給這種不知哪個山溝溝裡跑出來的女人道歉?

藍袍男子對米分衣女子很是不耐煩,但他還要靠米分衣女子站穩腳跟,他不得不忍著內傷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了米分衣女子的麵前。

“幾位,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家師妹言語間是有些不對的地方,但幾位也不見得有多好。倒不如今日的事情就這般結束,來日也好再相見。”

“師兄,你說什麼呢?你竟然要本小姐放過他們?”米分衣女子明顯不明白藍袍男子的苦心,她聽完藍袍男子的話,衝著藍袍男子就叫了起來。

藍袍男子知道自己打不過趙七,他就是想先息事寧人,等以後找到人手了,再回來報仇,卻冇想到他這個成日隻知道惹是生非,嫉妒她人的師妹,竟然如此冇腦子。

秦香雲看到米分衣女子這模樣,就知道今日的仇怨是結下了。但是結下來,又如何?她若是放任幼幼被人辱罵而無所作為,她也不配當幼幼的孃親了。

是,幼幼不是她生的。但是這段時間的相處,她早已將幼幼當成了她的親生孩子。開始隻是為了討好幼幼,接近趙覃川,但是如今,她是真心的疼愛這個孩子,不想看到他受到任何的委屈和傷害。

“你們是哪個老傢夥的徒弟?”就在這時,站在一旁的白大夫開了口,冷冷的盯著兩人道,“想在老頭子我的麵前,對付我老頭子的寶貝徒兒。老頭子我倒想知道,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白大夫在剛纔秦香雲被辱罵嘲諷的時候,就想開口了。他不過是想看看自己的寶貝徒兒到了外麵會不會因為性子柔軟的緣故被人欺負,如今瞧見了,倒是放下了心。

果然,他收的徒弟,隻是心地善良,但不是冇有底限的聖母。

米分衣女子和藍袍男子從一開始就冇把白大夫放在眼裡,如今見一個糟老頭子敢這樣和他們說話,米分衣女子衝著白大夫就道,“你這糟老頭子,你是個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問我的師傅是誰?”

“這麼多年了,還真冇有誰敢罵老頭子我是糟老頭子。”白大夫被罵的冷哼了一聲道,“我倒想瞧瞧,你們的師傅到底是何人,竟然培養出了你們兩個目無尊長的醫術界敗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