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臥槽、現在天橋底下二十塊錢辦證的技術都這麼高了嗎?連潭州科技軍校的錄取通知書都敢偽造?】【哈哈,還是金川眼神好使。我就說江歌怎麼可能會拿到潭州科技軍校的錄取通知書。這人呀。還是實在點好。】...

打開攝像頭隨手拍了一張潭州科技軍校錄取通知書發到了群裡。

感覺不過癮。

又把通知書打開拍下了自己的姓名。

再拍了幾張入學指南,介紹手冊。

通通發到群裡麵。

讓他們好好看個夠。

隨即就關閉了手機丟到一旁。

跟這些隻會嘴上狂吠的傢夥,用事實說話纔是最直接的。

看到江歌發的幾張照片不斷的更新顯示。

高三一班群裡麵沉默了整整五秒。

再次爆發了一波熱切的討論。

【臥槽、臥槽、現在天橋底下二十塊錢辦證的技術都這麼高了嗎?

連潭州科技軍校的錄取通知書都敢偽造?】

【哈哈,還是金川眼神好使。

我就說江歌怎麼可能會拿到潭州科技軍校的錄取通知書。

這人呀。

還是實在點好。】

【就是,冇複習就冇複習唄。

大不了明年留級再考。

這樣整有什麼意義?

除了多花二十塊錢,以後同學見麵他不尷尬嗎?】

【同學個屁,這種人我是不願意跟他做同學。

真是虛榮到了極點。】

【不是吧,江歌考上了潭州科技軍校?

這個大學的錄取分數不比水清京都少多少吧?】

【不止,水清京都,分數夠就行了。

潭州科技軍校想要被錄取難度高得多。

並且自身的身體素質合格才行。

總之就是很了不起。】

【靠,瞬間就感覺我手裡的金陵大學通知書不香了。】

【哈哈,一群傻帽,你們還真信他考上了潭州科技軍校?

我剛纔查了一下。

潭州科技軍校今年對於咱們省招生最低分數線是六百二十三分。

六百多分啊。

咱們班有幾個這樣的大神?】

【唉,學生就是學生,你們的見識實在是太低了。

被人家天橋底下買的一張假證就震驚成這個樣子。

這本通知書如果要是真的。

我金川就把男廁所從東邊舔到西邊,舔乾淨。

我說的。】

【我擦,夠狠!】

就在班級群裡熱切討論的時候。

江歌是冇打算再搭理這些無聊的人了。

可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卻看不下去了。

潭州科技軍校招生辦錄取的第一時間就聯絡了學校。

所以身為班主任。

他也在前兩天知道了江歌的分數。

如今是該站出來說句話的時候了。*.

當時潭州科技軍校招生辦通知鄴城一高的時候。

高三一班班主任還震驚的不得了。

他是成年人。

都不得不佩服江歌還真是能忍。

能考出全校最高分,甚至無限接近全省最高分的人。

高考的時候,肯定對於試捲上麵的題答的很自信。

分數出來之後甚至都冇有通知學校。

要不是潭州科技軍校那邊聯絡了一高。

他們這邊都還矇在鼓裏呢。

就連一高的校長都在責怪班主任,怎麼連這麼大的事情都隱瞞。

六百九十分。

這把條幅拉出來。

掛在學校的教學樓最頂端。

等到暑假結束之後。

一高招生絕對會比以前更加順利。

班主任雖然遭受到了責怪。

可是他內心,一點兒都冇有埋怨江歌。

能夠培養出來這樣的學生。

隻要不犯原則性錯誤,什麼錯都能夠被原諒。

看著班級群裡麵其他學生在那裡惡意揣測。

班主任隨手打了幾行字發了上去。

【同學們,參加完高考你們雖然以後不用再上我的課,但是始終是我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