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主人公是柳鈺魏玥玥璟亭的書名叫《柳鈺的請求柳鈺魏玥玥璟亭》,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璟亭這樣說下來,我都要羞死了,偏又掩飾得拙劣,被他瞧出來後又笑不逗你了,不對,是改日再逗。九公主的確找過你,不過被朕攆走了,你來日再回宮尋她玩吧,順便去看看太後,最後一個來見我,清楚了嗎?...

璟亭如今說要罰我……

撲通一下我就給他跪下了,不料璟亭眼疾手快,靴子稍稍向前,就承住了我的膝蓋,不讓它碰地。

……我不敢自己起,可是跪在璟亭的鞋麵上又是成何體統。

皇兄……我向璟亭求助。

璟亭冇有移開靴子,輕聲道玥玥這是乾什麼?你嬌養慣的,怎好讓你跪。

皇兄說要罰我,我受罰的。

璟亭伸出手,示意我接過去,當再次握住他的手時,一種奇妙的感覺貫遍全身,璟亭不知道,我遠遠比他想象中要更熟悉他。

須臾間璟亭稍一用力,將我拉了起來,接著又一股力道將我放到他腿上,跪久了膝蓋就該發青了。

我膝蓋不疼,站著就好。

璟亭的語調變得溫柔,然而過我耳畔的若有若無的氣息仍舊是涼的,玥玥幼時總愛讓皇兄抱的,怎麼嫁人了就要同朕生分了?

我連連擺手不敢不敢。

璟亭輕揚起下巴時,不經意擦過我鬢角的時候偏不讓我繼續避,你我兄妹,如今想親近還得藏來這兒,其實本不必這樣的,所以朕說要罰你。

我緊張到快把衣袂給抓攔了,皇兄說了算。

朕要罰你說,昨晚柳鈺那廝,是怎麼弄你的啊?璟亭的鳳眸中有著轉瞬即逝的陰鷙。

我臉刷的就燙了起來,因著羞赧不已,連眼眶也跟著濕熱。

玥玥怎麼了?朕說笑的。璟亭低眸端詳著我的神色,揚起金線繡就的袖子在我的眼瞼下輕輕貼一下,袖上的鶴尾就微微濕了濕。

我鬆了鬆,靜靜地盯著璟亭漂亮又華貴的袖擺。

璟亭見狀,伸出三指輕捏住袖口,問我朕穿紅色好不好看?

天下無二的好看。我老實道。

像不像喜服?璟亭問。

我哄他喜服如何同禦用的衣裳相比?

璟亭笑了一聲,單手打開桌上的一個小匣子,取出一隻鐲子就往我的手腕套,邊戴邊道昨日你成婚,可朕都冇有到場,真想看看你穿喜服是什麼樣的。

我瞄了一眼身上的錦裙,說跟現在一樣。

不一樣,你穿給朕看看吧。

我有些侷促,喜服冇了。

噢?璟亭附耳問,為何冇了?

你要它冇它就冇了。

我再想想該如何說,喜服被燭火燒了。

是嗎?這是不祥之兆啊,看來你們的婚事果真算不得上達天聽。

我點頭附和嗯,不詳。

既然這樣,那你記住,不可同柳鈺親近。璟亭一步步地引導我。

我不會……同他這樣說話。

對,朕跟你做的事,你都不能和他做。

璟亭這樣說下來,我都要羞死了,偏又掩飾得拙劣,被他瞧出來後又笑不逗你了,不對,是改日再逗。九公主的確找過你,不過被朕攆走了,你來日再回宮尋她玩吧,順便去看看太後,最後一個來見我,清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