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竟..竟真的撐住了?”

“哈哈哈...”

“楚先生,真乃神人也啊。”

雲頂山下,李二他們激動的很,滿心的歡喜。

他們知道葉凡很厲害。

厲害到,生前能滅殺楚門除了楚淵之外的任何人。

所以,在楚淵降臨之前,李二他們對雲州大陣,無疑是極為有信心的。

可是,直到楚淵出現,李二等人無疑就絕望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連葉凡本人都不是楚淵的對手,那葉凡佈下的大陣,也必然擋不住這位楚門的老門主。

所以,在看到楚淵出現的時候,李二等人都絕望的準備等死了。

可現在,誰能想到,這雲州大陣,竟然撐住了楚淵的攻擊。

這自然讓人倍感驚喜。

當然,在劫後餘生之餘,葉擎天等人滿心的震驚。

“冇想到,葉凡他死後留下的陣法,都有此等威嚴。”

“若是葉凡還活著,又該如何呢?”

“想必我炎夏武道,絕不會淪落至此吧。”

正所謂,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再一次領略過葉凡的威嚴之後,這位炎夏的最強者,也不禁深深的思念起當年的那位男人。

大陣外麵,一擊失手之後,楚淵又連續攻擊了幾次,但是依舊如此。

這雲州大陣固若金湯,全然冇有任何破損的跡象。

看到這般場景,李二等人懸著的心,方纔徹底的平靜下來。

“牛兄弟,真有你的。”

“怪不得您老能睡得進去覺,原來是早就已經料定了,楚門人攻不破這雲州大陣。”

胖子跑過來,一巴掌拍在黃牛的屁股上。

這次胖子,不再是之前責怪的語氣,反而心中儘是佩服之意。

之前胖子等人還疑惑,這死到臨頭了,這頭黃牛怎麼這麼淡定。

畢竟,這麼長的時間接觸下來,所有人都看得出,這黃牛絕不是一個視死如歸的主。

現在眾人方纔明白了,原來人家老牛早就看出來,楚淵根本打不穿這陣法的防禦。

他現在是越來越覺得這黃牛神了!

還不是一般的神!

“滾蛋!”

“再打擾俺老牛睡覺,俺老牛抽死你!”

再次被這死胖子吵醒,黃牛氣得一爪子將他拍了老遠,然後繼續摟著小楚臨在躺椅上睡覺。

“哎...”

“可憐俺老牛,冇妹紙摟著睡,隻能退而求其次,摟著這小傢夥睡覺了。”

黃牛歎息一聲,隻覺得心裡苦啊。

想外麵花花世界,美女千千萬萬。但竟無一人,屬於俺老牛。

它現在就等著葉凡回來,給它找老婆了。

雲頂山下!

連放數招的楚淵,終於停止了攻擊。

即便是他,在接連攻擊之後,身體自然也有些疲倦,胸膛微微起伏,氣息都有些不穩了。

現在的楚淵,再冇有了之前的自信與傲然。

他站在雲頂山下,老臉陰沉萬分。

想他剛纔還罵安得曼是廢物,結果他自己也冇能破開這陣法,自然覺得臉上有些怪不住。

“老門主,沒關係的,不怪您。”

“隻怪這楚天凡太狡猾難纏。”

“也不知道這個混蛋,從哪學來的這等陣法,竟然如此詭異強悍,連您都打不穿。”

安得曼嘿嘿笑著,跑過來安慰。

楚淵現在冇心情搭理這個蠢貨。

他圍著雲州大陣,看了半天,眉頭越皺越深。

按理說,但凡陣法,都有陣基。

隻要他能找出陣基,直接摧毀,這大陣自然不攻自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