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臉上浮現一抹神秘笑容:“讓,放他們過去。”“一隻狗,你打它,它會跑,如果你一直趕,它會一直跑。”“但是,如果把它趕到一處無處可逃的巷子裡,它就會與你不死不休,所以,讓他們過去!”...

“嗯?”

夏天一愣:“前秦朝皇室還有寶藏嗎?”

左岸眯起雙眼:“王爺,你是在裝糊塗嗎?”

“你母妃是前秦的大公主,掌握著前秦留下來的所有資源,傳說這寶藏也在其中,裡麵埋葬著前秦朝留下的各種稀世珍寶!”

“誰能夠得到,誰就能夠稱霸整個天下!”

“王爺,我所指的天下,不僅是稱霸大夏,而是這片大陸的天下。”

“所以,你可知當今聖上入宮後,為何冇有殺你母妃嗎?”

夏天心中一沉,彷彿猜到了答案:“為什麼?”

“桀桀桀......”

左岸獰笑道:“除卻你母妃的美貌天下無雙,讓他下不了手外!”

“另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通過你母親找到這個寶藏,稱霸這個天下。”

“所以,他對您身上的前秦血脈一忍再忍,也是為了這個寶藏!”

“哈哈哈......”

夏天仰天大笑,走到藏一身前:“如果說本王什麼都不知道,你相信嗎?”

左岸搖搖頭:“不信!”

夏天眼神一凝:“你將這個秘密告訴我,就不怕龍椅上那位殺了你嗎?”

“桀桀桀......”

左岸獰笑的聲線又高又尖:“本將說過,今天,冇有人能救得了你!”

“弓箭手準備......”

就在這時。

“嗖嗖嗖......”

二龍山峰頂上響起了利箭飛行的破風聲。

但,不是左岸的弓箭手。

“噗噗噗......”

一支支神奇的鐵箭從虛空中飛來,射入一個個鐵甲弓箭手的咽喉之中。

利箭穿過了咽喉和血肉,從頸後穿出,帶出一串串血珠。

一陣箭雨,左岸的鐵甲弓箭手全部被射死在地。

“誰?”

左岸大驚失色,跳下高台,落在軍陣中間:“戒備!”

“轟......”

他的親衛拎著盾牌,將他護在中間。

風雪之中。

司馬戈那曼妙的身影出現在峰頂,身後跟著一群司馬府的死士,舉著弓,瞄準著左岸的軍陣。

“王爺,按照你的安排,內奸已經清除。”

“這個左統領埋伏在外麵的崗哨和探子,已經被我們清除。”

然後,司馬戈淩空飛翔,落在夏天麵前:“王爺,小姐說,一切都如你所料,官道被我們封堵以後,有人用鴿子傳信帝都。”

“現在,傳信之人已經格殺!”

“那鴿子已經被射落烤熟,等您回去享用。”

這一刻。

左岸的心墜入深淵!

現在。

他從獵人變成了獵物!

這裡的一切,都在這個廢物王爺的算計之中。

但是,他不服!

左岸抽出腰刀,陰沉著臉道:“不可能的,你不可能算到我的行動!”

“就算你不癡傻,也冇有這個本事!”

“一定是司馬蘭對不對?”

“是那個帝都第一才女,動用了司馬家的勢力,監控我們的行動對不對?”

左岸越想越覺得對!

但是。

司馬戈一臉調侃之色的搖頭,如同看著一隻落水狗:“左統領,你錯了!”

“你們所有的謀劃,都在王爺的預料中。”

“你們的陷阱很深,佈設巧妙,步步殺機,一般人踏進來,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但在王爺的慧眼中,你們破綻百出,無所遁形。”

這一次,司馬戈真的心服了!

“王爺的智慧,又豈是你能夠測度的。”

左岸一臉沮喪:“原來,你纔是所有皇子中,最聰慧的人!”

“若太子殿下有你一半的謀略,我也不至於如此狼狽!”

說到這裡。

左岸眼神一亮,腦海中閃過一個主意,轟然跪地:“王爺,左岸願意改換門庭,從今天起,末將願意追隨王爺左右,請王爺收留!”

夏天眉頭一皺:“左統領,你剛剛不是還要剝掉本王的皮,作為你最珍貴的收藏嗎?”

左岸臉上滿是尷尬之色:“卑職不敢,王爺就當我剛剛說的話,都是放屁吧!”

“隻要王爺不殺我,從今後,左岸就為王爺剝敵人的皮!”

“哈哈哈......”

夏天忍不住大笑:“好一個能屈能伸的左岸啊!”

左岸眼中浮現出一絲希望:“王爺是收留末將了?”

夏天不置可否,對左右而言:“藏一,你們都看到了什麼?”

藏一神情冷峻的道:“一個不忠不義,反覆無常的小人!”

藏九更是嗤之以鼻:“王爺,今日他能背叛太子,下一次,也能背叛你,此等冇有氣節之人,該殺!”

“該殺!”

藏家少年們身上的殺意如虹。

夏天頷首:“你們都說得很對!”

“一個不忠不義之人,就像是一條瘋狗,隨時都可能咬傷主人!”

“若是本王今日放過他,那本王就愧對死在二龍山下的善良之人,那本王發下的誓言,就是真的狗屁不是。”

“你們記住,遇到這樣令人作嘔的爛人,必殺!”

“是!”

藏劍少年們欣然迴應!

這樣的爛人,不殺不足以平內心的恨。

忽然。

左岸身前的盾牌一陣騷動,遠離了他,將他的身子完全暴露在弓箭的威脅之下。

左岸眼中凶光,看著身邊親衛:“怎麼......連你們也敢看不起我?”

“彆忘了,在二龍山做下的惡,你們也有份!”

“若老子是爛人,你們比老子更爛!”

“殺了你們!”

左岸暴怒,手起刀落,將身邊兩個親衛一刀兩段。

頓時。

左岸身前一片混亂,軍陣自亂。

夏天眼神一亮:“攻擊!”

“嗖嗖嗖......”

司馬府死士紛紛放箭。

藏劍少年快速給弓弩上箭,與司馬府死士的共同射擊。

夏天在路上說過:能夠箭雨覆蓋誅殺敵人,就絕不近身。

“叮叮噹噹......”

是箭射在盾牌上的聲音。

“啊......好痛!”

是鐵甲士兵們中箭的淒厲慘叫聲。

左岸殺了幾個親衛後,搶了一塊盾牌頂在身前。

就算他是二流武者,但也是血肉之軀,頂不住亂箭攻擊。

“兄弟們,現在,若想活命,就不要內亂,先殺出去再說!”

就在這時。

箭雨停歇,夏天一方的箭已經射光。

不過。

殺戮效果明顯,直接將左岸的軍陣射散,射殺了一半人馬。

若不是他們鐵甲裹身,這陣箭雨的效果會更明顯。

“衝出去!”

左岸領頭衝鋒,亡命突襲。

他們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被趕入窮巷的野狗。

夏天臉上浮現一抹神秘笑容:“讓,放他們過去。”

“一隻狗,你打它,它會跑,如果你一直趕,它會一直跑。”

“但是,如果把它趕到一處無處可逃的巷子裡,它就會與你不死不休,所以,讓他們過去!”

藏劍少年們在剛剛的戰鬥中,已經消耗完體內真氣,若此時與這群亡命士兵相撞,必定會有傷亡。

藏劍少年每一個都是寶貝!

夏天捨不得。

於是。

夏天和藏劍少年們快速分開站兩邊,任左岸帶人通過,然後纔不緊不慢的尾隨。

司馬府的死士也是同樣如此......任其逃竄,隻是尾隨。

片刻後。

發足狂奔的左岸前方就是山口,前麵空無一人。

他不由大喜:“兄弟們,衝下山,我們就能活命了!”

“這個廢物王爺不敢和我們拚命的!”

“快點!”

眾鐵甲戰士也不由鬆了口氣:“我們走!”

但是。

山頂地麵怎麼會微微震動?

一抹抹恐怖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左岸的眼中,擋住了他們的逃生路!

他的心再次墜入深淵!

心態完全崩潰了!

和這樣的敵人交手,心真的好累!

左岸絕望的回過身,怒吼道:“荒親王,你究竟還有多少後手?”

“一起亮出來啊!”

“讓我投降......真的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