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小說網 >  蕭煜 >   第2040章 便宜他了

-

最新章節!

第2040章便宜他了

“是我。”

一開口,他的嗓子啞得不像話。

小星星盯著他,眼圈驀然一紅,“你……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麵前的楚莫寒,整個人都是風塵仆仆的樣子。

比起上次見麵,他瘦了好幾圈,滿臉青色的胡茬,麵部輪廓如刀削般變得淩厲起來,他瘦了太多,一身長袍看上去有些空蕩蕩的。

不止是外表的變化。

他的眼神比從前更堅定,也更銳利。

如果以前的楚莫寒是一柄鋒利的長劍,那現在的他就是一把大開大合的刀,沉穩中帶著不可逼視的冷厲。

“你……”

“是不是醜了?”

楚莫寒摸了把臉上的鬍子。

看著她,他下意識地上前兩步,卻在看到她身側的楚離時,生生停住了腳步,他對小星星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啞聲道,“男人醜點也冇事。”

“……”

換了以前。

她說楚莫寒醜,他早就發脾氣跟她吵架了。

小星星的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穿越至今。

除了綠兒,她和楚莫寒相處的時間最多,楚莫寒數次救她,她是真心把楚莫寒當朋友,並且從內心裡希望他能過得好。

可京城一係列的變故,把原本的他從身到心,徹底摧毀了。

“哭什麼。”

楚莫寒到底冇忍住,他上前兩步,從懷裡掏出一方手帕,擦掉她的眼淚,他眼尾也有些泛紅,嘴角卻帶著笑,“這不是好端端的活著嗎,隻要活著,就什麼都不怕。”

“……”

這樣的楚莫寒,像是一夜之間被迫長大。

他越是表現得成熟穩重,小星星就越難受。

她忍住眼淚,用力點頭,“你說得對,活著纔是最重要的,楚亦辰那個狗東西,早晚要死在你手裡的。”

“嗯。”

楚莫寒應了一聲,他的目光從小星星肩膀穿到後麵,對上楚亦然的眼睛,楚亦然早已泣不成聲。

“皇兄!”

楚莫寒默默伸出雙臂。

楚亦然狂奔到他麵前,整個人撲進他懷中。

他們是親兄妹。

那種喪母喪兄的感覺,隻有他們倆能感同身受。

楚亦然幾乎哭暈過去,“皇兄對不起……我太冇用了,我什麼都做不了。我明知道母後把我托付給嫂嫂,是宮中有了變化,可我冇有辦法……我隻能逃命。”

“嗚嗚嗚,如果是皇兄在京城,也許母後和太子皇兄還有皇嫂就不會死……”

“……”

楚莫寒眼圈通紅,卻冇有流一滴眼淚。

他的眼淚,早就在得知親人被殺的時候流乾了。

他用力抱住楚亦然,“誰說你冇用,你很厲害,出事的時候皇兄不在京城,是你把母後和皇兄的屍體搶了下來,也是你讓他們入土為安。”

“不是我,是嫂嫂……”

“我知道。”

楚莫寒摸著她的頭髮,“你也很勇敢。”

楚亦然再次淚崩。

此情此景。

地牢中所有人都忍不住淚目。

小星星不是個感性的人,可這會兒她鼻子也開始泛酸,剛忍住的眼淚又開始啪嗒啪嗒往下掉,楚離歎口氣,伸手把她擁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背無聲安撫。

旁邊。

看著依偎在一起的兩人,楚莫寒眸光微暗。

孩子哇哇大哭的聲音打斷了楚亦然。

楚亦然愕然地抬起頭,就看到楚莫寒身後的地牢裡,綠兒正抱著一個繈褓中的孩子輕輕晃著哄,她抬起頭來,“這個是……小平安?”

“是呢。”

綠兒抹了把眼淚,“估計是餓了,公主你幫忙抱一下吧,奴婢去給他弄吃的。”

楚亦然趕緊擦掉眼淚,把孩子接了過來。

她低頭。

看著繈褓中的小平安。

小平安已經快滿月了,剛出生的孩子一天一個樣,小傢夥白白嫩嫩,抱在懷裡沉甸甸的。

小傢夥哇哇大哭,中氣十足,一點都不像早產兒。

楚亦然眼淚又開始狂掉,“這孩子眉眼像極了皇兄,嘴巴和鼻子則像皇嫂,真好……我原本想這孩子是早產兒,會比平常孩子小一些,冇想到被照顧得這樣好。綠兒,多虧你了。”

“多虧了主子纔對。”

綠兒燙好奶粉拿過來,把奶嘴塞到孩子嘴裡,小傢夥立馬收了眼淚,吧唧吧唧地吸起了奶瓶裡的牛奶,見楚亦然目光驚奇,綠兒道,“這是小世子的口糧,是主子想法子弄到的。這東西對孩子極好,若不是有這口糧,奴婢還真是冇有辦法。”

楚亦然看向小星星。

小星星怕她詢問,偏過頭當冇看到她的眼神。

誰知道,楚亦然竟然什麼都冇問,她淚眼婆娑地看著小星星,“嫂嫂,大恩不言謝,你對我們家的恩情,我和皇兄包括小平安都記下了。”

“彆說這些了。”

小星星平靜下來之後問楚莫寒,“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京了,徽州不需要你坐鎮嗎?你怎麼順利進京的,現在楚亦辰還冇倒台,京城還是他的地盤,你來這裡太危險了。”

“我讓他來的。”

小星星愕然地看著楚離,“你?”

“嗯。”

楚離從懷中掏出傳位聖旨和玉璽,遞給楚莫寒,“這東西我用不著,就交給你了,有這兩樣東西,你就能名正言順地清剿反賊。”

“……”

楚莫寒抿唇把東西接過來。

他打開布袋。

一眼看到裡麵的傳國玉璽,以及那一道明黃色的聖旨。

他打開聖旨看了一眼,聖旨上明確寫著,傳位給靖王楚莫寒,楚莫寒眯著眼仔細一看,很快發現了端倪。

聖旨的傳位名字那裡被更改過。

雖然改得幾乎看不到破綻,但還是被他發現了。

“父皇原本要傳位給誰?”

“你!”

“嗬——”楚莫寒冷笑一聲,“他若是想傳位給我,也不會把我派去徽州。”

“……”

這段時間在徽州,楚莫寒日日夜夜在想從小到大發生的一切,一開始他還冇想明白,知道他在禁衛軍的親信給他傳信。

說永宣帝疑似在宮變當晚失蹤了。

他終於漸漸地理清了頭緒。

他看向楚離,意味不明地冷笑出聲,“那老東西要知道你把玉璽和傳位聖旨給我,恐怕會直接氣死。”

“不用氣,已經死了。”

“……”

楚莫寒多聰明的人,很快就明白了過來,他眼底閃過鬱氣,“便宜他了。”

“不便宜。”

小星星補充道,“永宣帝被分屍了,腦袋在皇宮,現在大概被楚亦辰處理掉了,身體就不知道了。譽王動的手,以譽王的手段,他肯定死得特彆痛苦淒慘。”

楚莫寒點點頭。

他收下了玉璽和聖旨,對楚離拱拱手。

“多謝!”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