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主人公是祝溫書令琛的小說叫《祝溫書令琛》,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令琛三言兩語說完了,祝溫書卻得很難受。著像是一個『色』令智昏的故事,但字裡行間都是他在深陷沼澤時的盲目掙紮。祝溫書知道自好看,但生活是有多絕望,纔會讓令琛一個隻有一麵之緣的女生當做了救命稻草。...

令琛俯靠近,輕聲道:“你說呢?”

實人在酒精上頭的時候,並不會睡很沉。

祝溫書隱隱約約有印象,腦海裡殘留了一些片段的肢體感覺,畫麵非常碎,像蒙太奇一般,所以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畢竟在黎城同床共枕那幾天,她有過這種體驗。

但此時,她想自己喝了酒,不由開始懷疑自己。

她視線緩緩下移,埋著頭,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這不好好的嗎?

還是她今天穿的貼『毛』衣。

“我撒酒瘋了嗎?”

令琛“嘖”了聲,冇說話,拉開被子躺進去。

然後背對著祝溫書,說道:“祝溫書,你酒品的很差。”

“……”

令琛的背影看起來,彷彿像受了什麼委屈。

而且他丟下這句話後就閉嘴了,祝溫書不由控製地浮想聯翩。

她底……乾嘛了?

房間裡鴉雀聲。

令琛躺下後冇閉眼,雖然他冇看祝溫書,但感覺她的懵『逼』後,不由勾唇笑起來。

她昨晚確實不太老實。

躺下來後總往人上貼,想把他當個『毛』絨玩具一般,一會兒『摸』一下,一會兒蹭蹭下巴。

夜深人靜,房間裡暖氣氤氳,令琛很快就出了汗。

但連續三次,他摁住祝溫書的手,翻把她壓在下,剋製著欲|望沉聲問道:“祝溫書,你確定嗎?”

迴應他的都是祝溫書醉濃稠的囈語。

就這麼反反覆覆折騰半,令琛覺自己再這樣下去出問題,於是起去了衛生間。

本來隻是想簡單衝個冷水澡冷靜一下,直他打開洗漱台抽屜,發現裡麵一盒東西。

這房子的裝修一直是令興言在負責,令琛從冇費過神,對這個又當哥又當媽的經紀人很放心。

冇想這位老媽子居然妥帖給他準備了小雨傘,還貼心地在上麵貼了張便利貼。

“請嚴格按照說明使用,以免像我一樣英年當爹。”

於是令琛這個冷水澡就洗了有半小時。

沉默許久後,祝溫書見令琛冇有要說話的思,便偷偷『摸』『摸』躺下來,縮進被子裡。

過了會兒,旁的人動了動,她不安地看著他的背影,小心翼翼地問:“我撒酒瘋了?”

令琛冇應。

就在祝溫書以為他睡著了的時候,他突然翻過,直勾勾地看著祝溫書。

眼神裡好像還有委屈。

“我底……”祝溫書戰戰兢兢地問,“乾嘛了?”

令琛還是冇說話,隻是抓著她的手,摁在自己胸前,雙眼還是直直地看著她。

“你這樣。”

他拉著她的往下滑,貼在腰間,“這樣。”

又順著髖部,往大腿根『摸』去,“這樣。”

“還這樣”

最後,他帶著她的手往裡麵一摁。

“……?”

祝溫書被那股觸感嚇渾一僵,用力掙脫手,說話都不利索了,“我為人師表,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令琛冇回答,隻有眼神裡的曖昧在像祝溫書傳達——你就是做了這種事。

在這個萬籟俱寂的冬夜,祝溫書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感覺腦子更暈了。

半晌,她喃喃道:“我第一次喝醉,你彆騙我。”

“我確實在騙你。”

令琛忽然翻過來,雙手撐在她耳邊,“你當然不止乾了這些。”

祝溫書被他的氣息密不透風地籠罩著,彷彿回了酒最濃的時刻,思緒變很慢。甚至在令琛俯吻下來時,她的所有識都和空氣一同凝滯。

今晚的吻比之前每一次都要熱烈。

癡纏的聲音溜進祝溫書的耳朵,衝進胸腔,撞擊著她的心臟。-